Facebook App ID is missing!

激光矯視20年回顧 破解謬誤

自從有了激光矯視,屈光不正人士包括近視、遠視、散光都不用被眼鏡束縛,可以無障礙地生活。

雖然這些年來激光矯視技術不斷進步及愈見普遍,但仍有不少人對此有誤解,有些人擔心會有後遺症。今期眼科專科醫生張叔銘為大家破解有關激光矯視種種謬誤。

涂小姐十八年前因乾眼嚴重無法佩戴隱形眼鏡,而接受了激光矯視手術。

激光矯視帶來的視力無障礙,涂小姐最感受深刻。

「我是在一九九八年接受了激光矯視手術,當年我大約二百至三百度近視,有輕微散光,雖然不是很深近視,但戴隱形眼鏡的我因乾眼嚴重,帶來很大困擾……有一次在手術室工作,因為手術室必須保持相對濕度百分之四十五,我的眼睛已夠乾,入到手術室就更乾,乾至工作途中隱形眼鏡自行脫落……」涂小姐說。由於近視而佩戴隱形眼鏡十分不便,於是接受第一代激光矯視手術。

「手術翌日已經看得十分清楚,最初還有輕微遠視。當時眼科醫生說做『盡』一點,即矯視度數較原來需要多一點,就算日後近視輕微回歸,都可保證有最佳視力!」涂小姐說。

至於乾眼問題,她說和術前一樣,沒有嚴重亦沒有減少,由於毋須戴隱形眼鏡,自然不用擔心隱形眼鏡脫落。

現時涂小姐有心理準備迎接老花,幸好老花仍未出現。至於近視有沒有回歸,她沒有特別在意,只是感到晚上看燈光時有輕微光暈,但這對日常生活完全沒有大影響。她亦知道,如日後出現老花,亦可以換人工晶體或再次接受激光矯視,改善視力。

張叔銘醫生說近年有傳言指激光矯視會引致視網膜脫落,其實兩者並無關連。

術後兩星期最清晰

二十餘歲的William,去年才做激光矯視手術。「未做手術前,我有一段日子戴隱形眼鏡,後來戴有框眼鏡,沒有特別生理上的原因,只是覺得戴眼鏡在外觀上也不錯吧!」他說。

有五百至六百度近視的他,後來開始做健身運動,如不戴眼鏡,生活是非常不便的,故去年接受了激光矯視手術,開始了視力無障礙生活。

「做手術之前,已聽說很多人手術後第一天已看得清楚,記得手術翌日,我坐在巴士上層最後的座位,已經能清楚看到車廂最前的小屏幕上,顯示下一站的液晶字體,只是還像有一點白霧。

之後大約過了一至兩星期,白霧逐漸減少,視力漸變清晰。大約兩星期後,我發現終於能很清晰地看到屏幕上的液晶字體了……」William說。

很多人接受激光矯視後初期有眼乾問題,William說自己術前和術後都沒有眼乾。

激光矯視技術在香港已有二十年歷史,技術及儀器都不斷更新、改良。

48年切角膜歷史

激光矯視不經不覺在香港已有二十年歷史,二十年來不斷更新、改良,今天已經是激光矯視的第N代,技術當然比二十年前更優勝。然而,大眾對激光矯視卻仍有不少誤解。

二○一八年將任國際矯視學會主席、養和醫院視力矯正主任眼科專科醫生張叔銘醫生說,一九九六年養和引入激光矯視技術至今為超過十萬隻眼完成矯視手術。

近年有關激光矯視有後遺症之說不斷流傳,張醫生就傳言一一解答。

傳言一:指接受激光矯視後,角膜多年後會退化。張叔銘說:「我們有四十八年的切割角膜矯視經驗,如果有後遺症,四十八年來早就出現。個案跟進顯示四十年來極少出現角膜退化。而在中國人口中,每五千人有一人有角膜退化,養和激光矯視的十萬個案中,二萬五千人才有一人退化。」

傳言二:指激光矯視會增加角膜受感染風險。張醫生說,激光矯視手術與佩戴隱形眼鏡同樣會有角膜發炎情況。而激光矯視引致角膜受感染風險只有手術期間那一次;而隱形眼鏡是每天佩戴,雖然每次受感染而發炎的機會率較低,但要知道每次戴都有感染風險,長年累月下累積的風險亦不低。

矯視前必須檢查清楚眼睛結構。

 

 

取自《東周刊》2017年01月05日

發表評論: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Site Foo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