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App ID is missing!

拆解激光矯視謬誤

激光矯視技術近二十年 來成為近視眼的救星,很多本來要 戴足一世眼鏡的人,因為這技術重拾無 障礙清晰視力。然而當激光矯視經過二十 年光景,很多早期接受手術的病人逐漸開始 出現老花,視力變得模糊,令大家反思激光 矯視的成效。 到底激光矯視是否安全,還是如傳言 指是世紀大騙局?今期眼科醫生張叔銘 為大家詳細拆解。

香港的近視人口比例可說是冠絕全球,每十人當中有七人有近視眼,但戴眼鏡人士卻不多,因為當中有不少選擇配戴隱形眼鏡;另有相當大部分接受了激光矯視手術,過着無障礙的清晰視力生活。

然而當這些早年接受了激光矯視手術的近視患者,到了今天可能已經四十至五十歲,他們會發現逐漸開始有老花,然後就有傳聞指激光矯視技術有後遺症,不但引起個人恐慌,更令到考慮做手術人士擔憂起來……

馮小姐在十五年前(二○○○年)接受激光矯視手術 LASIK),一瞬之間由三百五十度近視變為零度,她說當日做完手術張開雙眼清晰地望到張醫生,視物從未如此清晰過,感覺奧妙又神奇!

 

清晰十年 再現眼乾

馮小姐當年為何願意接受激光矯視手術?是為了貪靚?還是為了方便?「大約二十歲後便開始有近視,漸漸加深至三百五十度,一向戴隱形眼鏡,十多年後做矯視,實在情非得已。」馮小姐說。

原來她一直有眼乾問題,雙眼因為太乾而經常出現紅筋,雖然她不斷滴人工淚水滋潤雙眼,但都無法改善問題。而乾眼症,更令她在脫下隱形眼鏡時增添痛苦。

「經常因為眼睛太乾,令隱形眼鏡緊黏住眼球,當要脫下時不但倍感困難,而且更像撕膠紙般撕下隱形眼鏡,好擔心會撕破角膜……」馮小姐說。

幸好眼乾情況在接受激光矯視手術後得到改善,但隨着年月流逝,最近兩三年又開始眼乾,醫生告訴她眼乾的情況與LASIK 無關,只是因年紀增長和荷爾蒙分泌轉變有關,建議她每天滴人工淚水及潤眼啫喱,情況已得到紓緩。

如果有想做矯視人士知道馮小姐有眼乾情況,知道頗為難受後,或許會打退堂鼓。正如有些人知道矯視後十幾年「近視又翻發」,又或聽到某某矯視人士視力出現問題,就不禁質疑激光矯視的安全性。到底這些眼乾情況及其他視力問題,是手術造成的後遺症,或是有其他因素?

養和醫院陳蔭燊視力矯正中心主任張叔銘醫生說,近十年於美國食品及藥物管理局(FDA)的確收到有病人關注LASIK的成效及長遠的安全性。有見及此,FDA成立小組進行研究,評估其成效及安全度。

激光矯視技術於十六年前引入香港後,儀器不斷改進更新,目前最新的飛秒激光儀已發展至第四代,技術更精準。

美國廿年 千六萬手術

「美國在過去二十年共進行了一千六百萬宗激光矯視手術,是全球進行最多宗數的國家。由於美國當年的矯視技術發展較香港和歐洲慢,故在十年前(即二○○四年)當香港已採用飛秒激光技術為病人矯視,美國仍然採用舊式的用刀切割角膜層,故術後的成效及滿意度的確打折扣。其後飛秒激光技術出現,安全度比用刀切割高五倍,投訴自然大為減少。另外由於美國當年仍未使用非球面激光技術,故術後病人晚間視力較遜色。但自從有了非球面激光矯視技術後,病人晚間視力已大大改善。」

雖說昔日技術因未盡完善而引發安全疑問,但FDA於去年十月發表有關LASIK的報告,解答了很多人的疑問。

 

九成六人感滿意

張叔銘醫生說,該報告分為兩組研究對象,一組是大學醫院及五間私營矯視手術中心的病人,另一組是美國軍隊,內容主要針對LASIK手術的安全性及成效。該項研究調查病人接受LASIK前及術後三個月的眼部症狀及生活質素,當中有百分之九十五受訪者的雙眼視力達到 20/20(即正常的視力),報告亦顯示術前有重影、眩光、光暈和星影等常見的視力問題,術後有所減少,其中出現重影的病人,由術前的百分之三十三,下降至術後的百分之六。

「任何手術都不可能百分百完美,LASIK也一樣。一百個人做手術未必一百人都完美。但該項研究就發現LASIK病人術後百分之九十七人表示術後視力改善,百分之九十六滿意LASIK效果,百分之九十六人表示術後較少視力病徵(眩光、光暈一類)。」

至於接受LASIK後感眼乾,亦是備受投訴的一環。張叔銘醫生引述美國眼科醫學會二○一四會議報告指出,在三個不同組別人士中(戴隱形眼鏡、由戴隱形眼鏡轉去做LASIK、由戴眼鏡轉去做LASIK),接受LASIK的兩組在一年後出現眼乾情況上升,而在兩年後則下降,即是說LASIK 只會令病人帶來短暫的眼乾,一至兩年後因 LASIK而有的眼乾便會消失。

張叔銘醫生指出,激光矯視後如有角膜退化,會在一兩年內出現,斷不會二十年後才出現!

術後短期眼乾有因

「接受LASIK後初期會出現眼乾情況,這是正常的,原因有二。第一是手術時需要切開角膜,當中包括神經線,之後眼睛復原期間會有麻痹感,這感覺與眼乾相似;第二是眼乾時神經線會通知大腦分泌淚水,而神經線在手術時切斷後需要再生長,故需要一段時間才復元,手術後初期感乾眼是正常現象。

不過現時用飛秒激光切開角膜層,由於切得非常薄,受影響的神經減少,眼乾情況亦減少。

另外戴眼鏡的一組被訪者在LASIK後眼乾情況嚴重了,研究人員事後訪問病人才知道他們大部分本身因眼乾以至不能戴隱形眼鏡,故改為戴眼鏡,眼鏡阻擋了風吹,故眼睛沒有太乾。手術後因毋須戴眼鏡,風便直接吹向眼睛,原來的眼乾情況便再次回來,加上 LASIK的確會令術後短時間眼乾,這情況屬正常及可預計的。」張醫生說。

 

眼科醫生不矯視?

有關LASIK安全成疑的一個最大迷思,是何解絕大部分有近視的眼科醫生都不接受手術?張醫生說,整容醫生也不一定要自己接受整容,才能證明整容有效,這視乎個人選擇。他亦曾為兩名眼科醫生進行激光矯視手術。另外亦有不少坊間傳言指接受LASIK人士術後不可以在足球場上頂頭鎚和打籃球,對此張醫生說球星巴神及勒邦占士都接受了激光矯視手術,他們仍然在球場上衝鋒陷陣。另外亦有指LASIK術後容易有角膜瓣移位,就此美國軍部曾以白兔進行實驗,在矯視後兩星期揉其角膜,結果發現角膜瓣非常穩固。又有指眼科醫生為了增加收入才不斷建議病人做LASIK,但張醫生指領固定薪酬美軍眼科醫生,他們不會因為多做LASIK而有額外薪水,但他們已為五十萬名美軍進行LASIK,如果LASIK安全成疑,美軍當局便不會讓五十萬名美軍做LASIK手術。

於十五年前接受了LASIK的馮小姐,當時沒有太多疑慮,術後視力令她十分滿意。只是到了近幾年眼乾情況又出現,但可以通過滴人工淚水及用潤眼啫喱改善。馮小姐做完LASIK這十五年來視力一直良好,可是近年開始有老花,看近的視力不及以前那麼好,所以最近她決定再度接受LASIK,為其中一隻眼加上一百度近視,以補償老花度數。手術後她一隻眼主力看遠景,另一隻主力看近物,她適應得很好。

張醫生最後指出:根據FDA在二○一四年對LASIK的報告,LASIK是證實為安全的;而LASIK本身不會導致長期眼乾,但張醫生仍然建議大家做完LASIK都在戶外多戴太陽眼鏡,以保護眼睛及防乾。

 

 

 

取自《東周刊》2015年02月18日

發表評論: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Site Footer